韩絮筝淡淡地说

“开什么玩笑。”半响,韩絮筝表情淡漠地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她,“她来找过我,刚才还对我说过话……我不相信……”他的口气越来越不确定,手不知不觉地抓紧了林阿姨的胳膊。Lilina的母亲不说话,只是站在原地擦了擦眼睛,和他默默对视着,任由他的手抓住她,过了一会儿让到了门的一边。她只是向一旁轻轻走了两步,却使他的心感到空前的震撼。四周安静得有些吓人,韩絮筝的眼神渐渐变得冰冷可怕起来。他慢慢地伸出手去,打开虚掩着的病房门。里面是空的。病床上蒙着雪白的被单,那空漠的,苍茫的白,狠狠地刺着他的眼睛。阳光依旧轻暖地在床头留下两束亮晶晶的光斑,床头柜上花瓶里的桅子花还在开着。那是昨天他来的时候买的。而原先躺在床上的人,却已经不见了。以前的时候,只要一推开门,病床上穿着一袭白衣的Lilina就会合上手里的英文小说,扭过头来冲自己微微一笑。我等你很久了哦。她总是孩子气地笑着,冲他轻轻挥挥手。我等你很久了哦。他手中的花落在了地上。撒了一地。整个世界仿佛忽然安静得只有栀子花的花瓣掉落在地板上的暗自哭泣。为什么不说话了?“Lilina,我来看你了……我来看你了……我来看你了……你为什么……为什么不说话……你已经等我很久了,对不对?”他喃喃地,不停地说着,把脸埋在床单上,双手颤抖着插进了头发。一定是个玩笑吧。她一定藏在哪里了。像她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小人儿,谁会忍心把她带走呢?天使吗?天使们都去了哪里?他仔细地打量着病房的每一个角落。天花板是白的,墙壁是白的,地板是白的,窗子也是白色的。一切都是白色的。怎么自己什么都看不见呢?“Lilina,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他声嘶力竭地喊着,疯狂地撕扯着那雪白色的被单,宛若一只咆哮着的狮子。“说‘我已经等你很久了’,你倒是说啊!为什么不说话了?”床头的花瓶被撞倒在地上,一地的玻璃碎片和缤纷的花瓣雨,纷纷扬扬地落在他的身上,好像冬日的一场飘雪,掩没了他,也同样掩没了他冰冷的心。筝,你喜欢栀子花吗?摊开手心,里面安静地躺着一小瓣被紧紧篡成一团的栀子花瓣。他终于安静下来,颓废地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无力地闭上眼睛。泪水自眼中缓缓滑落,橙橙发现自己哭了。她的心里好痛。是为Lilina,抑或是为韩絮筝,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看到他此时的样子,自己的心就好痛好痛。她轻轻地走进去,默默地收拾着一地的凋零。她要尽自己最后的义务。“为什么,你这家伙,为什么!?”韩絮筝忽然一把抓住她的肩膀。“为什么不叫醒我!?为什么?我再也见不到她了,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啊!”他沙哑地冲她吼着,拼命摇晃着她的肩膀,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让你休息一下……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橙橙一边噙着泪,一边拼命地摇着头,她的肩膀被捏得生疼,整个人也马上要跌倒在一地的玻璃碎片上,以致她瘦小的身体都在不住地颤抖。“小筝,你这是在干什么!?阿姨知道你心里难过,但是也不要这样冲动啊!与橙橙无关的,你怎么这样对她呢?”门外的林阿姨听到声音连忙冲进来,哭着把韩絮筝从橙橙身边拉开。娜娜,应该是Lilina的另一个名字吧?橙橙木然地想,为什么每次都这么巧合,每次都是自己与Lilina的事搅在一起。她好想跑开,跑得远一点,再也不用看到这个坐在地上的满脸绝望的人。“现在立刻在我眼前消失!我不要你这样的家伙为我工作,也不想再看见你!”他指着门外,冲她歇斯底里地吼着。那一刻,橙橙看到他眼睛里绝望的苍白色世界。心里好痛,赶快离开吧,离开这个有着扑克脸的家伙。对的,Lilina也常说他是扑克脸的,可是脚步为什么那么不配合呢?仅仅是因为为他工作有2000块的月薪吗?如果此刻能平息他眼中的痛苦和憎恨,就算他把她的骨头捏碎,也无所谓的吧?那一瞬间橙橙的脑海中只浮现出这样的念头。阳光闪耀的窗棂上,鸟儿们已经不敢再唱歌了。她有些晕眩。这是对自己的惩罚吗?两周后,学校。“铃……”此刻的橙橙正趴在桌子上发呆,她已经分不清这是上课的铃声还是下课的铃声了。“朴橙橙,朴橙橙!”语文老师生气地重复着她的名字。“啊?”橙橙才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一脸迷茫地站了起来。“你后面的同学叫什么名字?”老师强压着怒火问。“韩……韩絮筝……”橙橙回头望了望,吞吞吐吐地说。从上次离开医院到现在,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班主任曾经面无表情地向全班宣布说有家长替他请假了。桌子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那个喜欢发怒脸色冰冷的家伙又病了吗?还是还没有从Lilina的远去中清醒过来?“他怎么老是不来?要知道,落下的课太多补起来是很难的……”语文老师仿佛是刻意地在后面添了一句,“尤其是在我的课……”“不是的,老师,他不是不想上学,是家里出了点事情,需要调整一阵子,过几天他一定会来的!”橙橙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地抬起头来大声说。“哦?是吗?你似乎很了解他的样子啊……”老师眯起眼睛打量着她,“你知道他现在人在哪儿吗?”“不……不知道……”橙橙低下头去,轻轻地说。班里传出一阵哄笑。“希望没有交论文的同学下周把论文交齐,还有,帮忙代假的话请至少说出告假人目前的地点。下课。”语文老师轻轻哼了一声,无比满足地夹着课本走了出去,临出教室门前还狠狠地盯了橙橙一眼。“你傻瓜啦?不知道语文老师是继班主任之后最难缠的了,你还和他顶嘴,你发烧烧坏脑子了?”语文老师前脚刚走,郑洁贞就凑上来气呼呼地对橙橙说。“我……”橙橙迟疑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确切地说,此刻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晕晕的,眼前晃动的到处是韩絮筝那张绝望的脸和现在空空的桌子。怎么办?要去他家找他吗?可是自己又没有那个勇气……“请问你是朴橙橙吗?”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了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手里还拿着一个信封。“是的,你是……?”橙橙不由心中一紧——该不会又是照片吧!?上次的照片已经惹了够大的麻烦了,还不知道是哪个小人搞得鬼,害的橙橙担心了好久。幸好那个无聊家伙没有再出现,这几天橙橙刚刚安点心,不是又来了吧?朴橙橙啊,朴橙橙,怎么总是有人和你过不去,不让你过一天的好日子呢?橙橙胆战心惊地伸手接过信,刚要询问女生知不知道是谁要送给她的。结果女生又开口了。“听说你和二年级的颜朔学长关系很好,我……我想麻烦你帮忙把这个交给他,谢谢!”女生红着脸把信封塞进橙橙的手里,转过身就头也不回地跑开了。“喂……原来不是所有的情书都是送给韩絮筝的啊……还好,上帝保佑不是那些可恶的照片……”橙橙望着她的背影,又看看手中的信,喃喃地说。这次是给阿朔的情书,没想到啊。橙橙转过头看旁边的郑洁贞,“小贞,我们现在就找阿朔去吧,正好我也好久没见他了。”“阿朔在学校里本来就很有人气啊,长得帅,人又很好,而且那么关心女生,没有人追才怪咧,至于那个不良少年,不过是运气好罢了。”郑洁贞在一旁不满地说,语气里多少有些忿忿不平之意——看来那天她和阿朔一起喝茶培养了不少对阿朔的好感啊。橙橙默默地想。自己整天只顾着去韩絮筝家打工,看来忽略了身边的朋友呢,小贞什么时候喜欢的阿朔,怎么从没听过她提起?阿朔呢,阿朔也是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唉,橙橙的朋友不多,但感觉有点亏欠他们呢。也许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吧,最起码每个人都有想去的方向。可是自己呢?唉,算了,能替人家传递一份情书也是不错的差事。放学的时候,橙橙在学校门口停下了,犹豫着不知道到底该往哪边走。是回音茵家呢,还是去看看韩絮筝?“是橙橙吗?”一个声音小心翼翼的问,语气软柔地让她想起了妈妈,橙橙抬起头来随声望去。“林阿姨?”橙橙惊奇地瞪大了眼睛,林阿姨怎么到自己学校来了?好多天不见,林阿姨的憔悴一如当日。她走上前来,一把拉住橙橙的手。“橙橙,你有没有看到小筝?”她焦急地问,“我前几天出了次远门,没来得及给他打电话,这几天回来连着给他打电话,结果电话没人接,手机也关机了……今天到学校来才知道他也没来上课。你不是在他家工作吗?带阿姨去好吗?”“他是好多天没有来上学了,但现在我已经不在他家工作了……”橙橙不由怔住了。“那他能到哪里去呢……一定是因为娜娜的关系……小筝这孩子……唉……我们也是没办法啊……希望他不要发生什么事情才好……”林阿姨脸色惨白地说。但是,她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语气好奇怪啊,有些什么事不对吗?是啊,他能到哪里去呢?橙橙的心忽然全乱了。……中午时分,炎热的大街上,阳光毒辣地烘烤着每个人的脸。橙橙一个人在空荡的路面上低头而行。她走得很慢,头晕到已经忘了自己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他!”她记得自己喊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人就冲出了校门。可是,能找的地方应该都找过了吧……真是的,人没找到不说,自己竟然又迷路了。还是先找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吧……她这么想着,心里真正的想法是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哭一场。为什么这么绝望呢,韩絮筝,你在哪里呀。朴橙橙,你为什么这么笨呢?连他人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她转身正想往阴凉的地方走去,忽然看到不远处树下正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韩絮筝吗?橙橙几乎要喊出声来了。她连忙捂上自己的嘴巴,迅速地向他跑去。而就在此刻准备过马路的人和车全都停了下来。该死的红灯!橙橙耐心地等到车潮过去之后,却看到有一个打扮妖艳的女生早她一步在韩絮筝的身边停了下来。“嗨,帅哥,你在这里坐了一上午了吧?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哦。”女生穿着的校服是另外一所高中的,橙橙以前见过,但并不认识这个人。不过看她说话流里流气的样子,就能看出是属于太妹级的人物,靠近韩絮筝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橙橙想着,不由悄悄走近前去。她留意到韩絮筝的身边零散地躺了一地的空啤酒罐,莫非他一整天都坐在这里喝酒?“你是谁啊。”韩絮筝吐字不清地扭过头来,侧着头看着太妹。几天不见,他已经憔悴到仿佛变了一个人,原先星星般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本来就没有血色的脸上现在更苍白得吓人。橙橙看着他,感到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使劲地撕扯。“一直注意你的人啊。你昨天好像也在这里喝酒耶!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失恋了吧?”小太妹蹲下身去,带着嘲讽的口气问他。“是又怎么样。”韩絮筝漫不经心地说,随即又灌下一大口酒。橙橙在这边能够看到他醉眼朦胧地说话的样子。以前她只是见他吸过烟,却从来没有见他喝过酒。她的心又开始痛了。“怎么样,需要我来安慰一下吗?”小太妹冲他挤挤眼睛,“现在像你这么有型的男生我见的可不多哦!”“好啊。”韩絮筝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搂住了她的肩膀,用朦胧的醉眼俯视着她,“你长得也很不错嘛。”“嘻嘻,原来这么花心,难怪会失恋。”小太妹似乎很开心,咯咯笑个不停。橙橙觉得她笑和时候比哭还难看,天下居然有笑的这么丑的人。“怎么样,去开房还是直接去我家?”她倒是开门见山,仿佛经验十分丰富的样子。“我们喝,一起喝……”韩絮筝已经醉得站立不稳,根本没听到她说的什么,只是在嘴里自顾自地念叨着。“等一下!”就在这时橙橙从对面冲了过来,挡在两人面前。“你是谁?”太妹翻了翻眼睛,上下打量着橙橙。“我……”橙橙自己也说不出自己究竟是韩絮筝的谁,干脆没有理会她,径直把头扭向韩絮筝,“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喝酒?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人很担心?”“让开……”而韩絮筝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喃喃地吐出一句话,然后用拿着酒罐的手把她拨到一旁去。“喂!听见了没有?韩絮筝,快点回家去!林阿姨在找你,她很担心你,你知道吗!”她急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冲着韩絮筝大喊起来。“要你管啊……你算什么东西……”韩絮筝终于看清楚她是谁,醉脸上现出的全都是不屑一顾。那一瞬间橙橙的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是啊,自己算什么东西。害他不能再见Lilina最后一面,又在这里坏了他的好事,都是自己。“喂,听到了吗?快滚开啦!”小太妹在一旁嚣张地大声附和着。橙橙低下头去不说话,双手紧紧地攥着衣角。“还不滚?”一只脚重重地踹在她肚子上,小太妹凶相毕露,恶狠狠地瞪着她。橙橙痛得弯下腰去,却还是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妈的……”太妹低低地骂了一句,还打算动手,而话音未落,扬起的手却在半空中被拦住了。“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她的脸上,太妹本来不大漂亮的脸上顿时多出五枚红指印。“你也给我滚!我今天看你更不爽。”韩絮筝抽回手,身体仍然是摇摇晃晃的,但语气却毫不客气。“你!……好,看校服我就知道你们是哪个学校的了,艺高的,这笔账给我记住,以后你们走着瞧!”小太妹没想到韩絮筝会突然翻脸,呆了呆,然后气急败坏地冲他喊道。看到韩絮筝吓人的表情,小太妹终于还是选择扭头闪人,大街上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惊异地望着这一切。“看什么看?”韩絮筝愤怒地将酒掷在地上,又踢飞脚下的酒罐。所有驻足看热闹的人在一分钟内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来一个冷漠的人在发怒的时候,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尤其是在酒醉之后。而橙橙站在原地望着他,没有理由地落泪了。她忘记了肚子上的疼痛。是什么如此可怕,短短的几天时间,能够把一个王子折磨成一个疯子?“你哭什么哭!”韩絮筝胡乱指着她的方向吼道,她的影像在他的眼睛里变成了四个,所以他看到四个橙橙在哭,可是却不知道要先骂哪一个。于是蓦地,世界也一同颠倒在自己的眼中了。“韩絮筝!”橙橙看到他前一刻还瞪着眼睛指着自己,这一刻他整个人却已经软软地倒在地上了。她慌忙冲过去把他搀扶起来,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请司机帮忙把他塞了进去。回去的路上,车窗外零星地飘起了雨滴。“Lilina……”半躺在后座的韩絮筝迷迷糊糊地翻了翻身,喃喃自语。好大的酒气。橙橙看着他红通通的脸,心里涌起一阵阵的疼痛。一路上她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韩絮筝,她只觉得现在的他格外憔悴。他这些日子一定在不停地折磨自己。她望着他的侧脸默默地想。她突然好羡慕Lilina,能让韩絮筝变成如此模样的人,大概就只有她一个了吧?有人会为自己如此憔悴吗?眼睛里又开始湿湿的了。好奇怪,为什么今天自己的眼泪特别多呢?她可不是个爱哭的女生啊。韩絮筝家里,林阿姨接到橙橙的电话赶过来时,看到在沙发上昏睡的韩絮筝,眼圈不由红了。“我不知道他房间的钥匙在哪里,所以只好先让他睡沙发。”橙橙在一旁低低地说,她的头发湿漉漉的——刚才把韩絮筝从楼下拖上来费了她不少力气。而且上来之前他还在楼门外吐了一通,好容易才扶住他没让他倒在自己的呕吐物上。“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他应该感谢你。橙橙,你是个很好的孩子。”林阿姨冲她笑了笑,又担心地看了一眼韩絮筝。“阿姨就要去英国了,娜娜就是在那边出生的。但是走之前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小筝了……他很少朋友,希望你以后帮忙照顾他一下。你们是同班同学,见面也比较多……”林阿姨说话时候的神态又让橙橙想起了妈妈,妈妈现在在哪里呢?是不是已经变成了天使一直在看着我呢?“对不起,阿姨,我可能答应不了您了。因为我已经被他辞退了,而且,而且……好像他很讨厌我呢。”橙橙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实情告诉了她。“是吗?唉,这个孩子就是脾气不怎么好,所以朋友很少。不过这也不能怪他,那么小的年纪父母就分开了,他的父亲出国去了,妈妈好像也是工作很忙到处奔波……我听娜娜说从小筝初中开始,和他一起生活的也就是两个银行户头而已……他受到的关爱太少,所以才不懂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感情,但他内心还是个十分善良的孩子。他不会是真的讨厌你的,从小到大,小筝真正讨厌的人是不会让他呆在身边的,我不是在医院看见过好多次你陪着他来的吗?”她叹息了一声,缓缓地说道。橙橙心头不由一震——没有父母陪在身边,这不是和自己一样吗?原来他居然也是这么可怜的孩子呢,怎么以前从来没听他提起过。“我不怪他,……本来就是我不好,经常做错事……”橙橙咬着嘴唇,轻轻地说,“他很喜欢Lilina的,可惜……”“这孩子和Lilina从小在医院里认识,虽说性格脾气不大一样,可是娜娜好像一见面就非常喜欢小筝。小筝很倔,但是对娜娜却一直很照顾。没想到这么多年……”说到这里,林阿姨突然不再继续下去了,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一样,目光坚定地对橙橙说:“不管怎么说,小筝他确实是个很好的孩子,所以阿姨希望你能继续留下来好好照顾他,好吗?”林阿姨边说边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橙橙,“阿姨不知道你为什么小小年纪就出来工作,但是相信你会需要这个,请一定要收好。为了小筝,为了娜娜,也为了阿姨。”“阿姨,我答应你,好好照顾他。”橙橙笑了,随即又摇了摇头,“但是这张卡我不能收,我出来工作就是要自食其力。答应您照顾他是我自愿的,不是为了钱。”……黄昏时分,外面的雨变成了滂沱一片。昏暗的天色把一切映得格外阴沉。橙橙坐在沙发的一角,看看仍然在熟睡中的韩絮筝,又扭头看看窗外。他们两个好像被雨天囚禁的罪犯。橙橙为脑子里竟突然冒出这个念头而奇怪。“好大的雨……”睡在沙发上的韩絮筝忽然含糊不清地说。“你醒了?”橙橙惊喜地凑过去,伸手拍了拍他,却发现他仍然闭着眼睛。他竟然能听见在下雨?“好大的雨……好大……雨……”他反复地喃喃地说着,忽然一把抓住了橙橙的手,发出央求般的呓语:“Lilina……好大的雨……看……雨好大……你在哪儿……”喃喃的呼唤一声声地敲打着橙橙的心,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用力的撕扯着她。眼泪于是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夺眶而出,一滴滴地落在他的脸上。“我不走,如果可能,我想一直待在你身边,永远永远。”她低下头去轻轻地说,好像是说给他听,又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可是可以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已经不在了。心好痛。自己……究竟要怎么办才好……韩絮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梦里下了一场大雨,而醒来却看见窗前的栀子花静默着,纷乱的雨无声地敲打在窗棂上。他看见橙橙在一旁以一个极疲惫的姿势睡着了,而自己始终都握着她的手。开什么玩笑,她就是为了让自己一直握着她的手才以如此难受的姿势睡着的吗?韩絮筝坐起身来,感到一阵头痛。他审视着眼前的女孩,昨天的事依稀浮上脑海。她应该是在自己身边坐了一夜。此刻看起来异常地疲倦,脸上似乎还挂着泪珠。他不由伸出手去,帮她抹去脸上的泪痕。这张和Lilina那么相似的脸,是谁安排她出现在这里的呢?“你醒了?”女孩感觉到了他的细微动作,蓦地张开了眼睛。韩絮筝的手来不及抽回去,只得点点头。“我怎么睡着了……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准备早饭……”她一跃而起,揉揉眼睛问。她的眼睛是肿的,显然是哭过很久。“我记得我说过不想再见你。”韩絮筝皱起眉头说。“可是你总要吃饭啊……”橙橙认真地看着他,“没关系……我帮你做饭……你可以装做看不见我,只吃饭就可以了……”她轻轻地说着,走进了厨房。“我不需要。”韩絮筝淡淡地说。“但是我答应了Lilina和林阿姨,要好好照顾你……”橙橙停顿了一下,又说。“需要我再重复吗?现在给我走!”韩絮筝的眉头再度皱起。“我不走。不管你怎么赶,我都要留下来。”橙橙同样淡淡地回了一句,继续系上那条滑稽的围裙开始准备早饭。“该死,随便你。”韩絮筝坐下来,冷冷地看着她,“我是不会吃你做的东西的。”“那我去帮你买现成的。”橙橙说着,飞快地跑了出去。她怕再迟出门一秒,自己的眼泪就会被韩絮筝看见。自己很傻吧,即使是听到了这样的话,也会觉得他的痛和自己的是一样的。雨已经停了,橙橙低头走在依然湿漉漉的路面上,心里不断地闪现着自己与韩絮筝交往的一幕幕,她担心回去如何面对他的冷漠。“站住!”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喊。是在说自己吗?橙橙疑惑地回过头去,看到三四个穿着相同校服的女生正站在身后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里面有昨天的那个小太妹。糟了!冤家路窄,竟然这么快就在这里又遇见她们,又是在这种行人很少的时候……她的心里暗叫不妙,只得硬着头皮冲她们笑笑。“好巧啊,这么快就见面了,不用我专门去找你了。”小太妹望着她挥了挥自己的拳头,口气比昨天更加嚣张。她周围一伙的女生也一个个都扬起脑袋,不怀好意地看着橙橙。“这……”橙橙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大滴的汗水从额头上滚落,这下可好了,她们把回去的路堵上了,自己只有插了翅膀才可能离开这里。太妹组合慢慢向她逼近,可怜的橙橙被迫退到了墙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