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田武还没有回来

“哪呀大佐!我打生下来就没长过什么君子之心,因为我本身就不是个君子。只是,我刚才一直在想——死伤了那么多的兄弟,光靠那个女地下党——”森田武放低了手中的文件,认真地看着叶智久,对呀!仅靠柯柯那个女子是不可能处理掉这么多带着武器的大男人的。他见过柯珂,知道她不是什么三头六臂的孙悟空。能在转瞬之间劫走要犯除非有人……森田武思神闪念,眼光流转,渐渐地在黄洪身上停止了下来。“黄副队长,你给我讲讲刚才的情形,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活着?”“我,我,”黄洪有些结巴了,他咽了咽唾沫,说:“我刚才率领一干弟兄,在路上遇到了那个女地下党,她……她不是一个人,他们有好多人……所以我……”“他们有多少人呀?他们现在都去哪了?他们难道就会这样轻易地放走你?”“他们,他们有几百人,他们,他们放了我是因为,因为他们怕我们的人会立即赶到。”“所以就放了你一人?你不说实话——我毙了你——”森田武大怒地将枪口对准了黄洪。“大佐,饶了我吧!我,我是黑龙会的人!”黄洪给森田武跪了下来。“什么?你是黑龙会的人?”“是呀,大佐,我是黑龙会在北平的梅兰竹菊中的竹。刚才……刚才在那片树林里,因为那个女地下党先跟我说了我们接头的暗语,我误认为她是黑龙会派来执行任务的,所以,所以我就跟她一块将弟兄们给杀了,又听从她的指令,自愿让她将我捆了起来,谁知道她是共产党呀!大佐,您饶了我吧!”“哐”地一下,黄洪身上挨了一脚,是中岛踹的,“没用的东西!”森田武将脸扭到了一边:“既然你是黑龙会的人,我就无权处置你了,黑龙会的事还是留给黑龙会自己解决吧!叶队长,我们走!”“大佐——”叶智久脸露难色。“还有什么事?”森田武不解地看着他。“我死了那么多兄弟——”“你是想替他们要点丧葬费?好了,明天去军部饷银处领就是了。我签字。”“谢了,大佐!”叶智久点头哈腰。“那我呢?”那边的孟青问。“叶队长,交给你了!”森田武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共产党的机密文件到手了,他们核心的间谍琴也被杀了,蝴蝶的存在已经没有多大危险了。还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吗?他想了想,还有。小红还没有找到。还有,还有那个叫紫嫣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森天一想到小红就会联想到紫嫣,一想到紫嫣就会联想到小红,难道,难道紫嫣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已跟小红一样重要了?抑或是自己因为紫嫣背叛了小红,抑或是因为小红而无法正视对紫嫣的感觉和感情?提起紫嫣,森田武就会感到五脏六腑有一种被扭曲的感觉。她的天真、她的纯情、她的温柔、她的娇羞、她的聪颖、她的果敢、她的偏执,无一不撩拨着森田武的灵魂出壳。一个女人如果让男人怜爱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是不是多少就会有些自傲?以至于最终的结果就是令人很难对付?是不是自己对她太过谦让了,还是自己对她动了跟小红一样的真情?一个人怎么可以将一份感情分成两份呢?这对小红是不公平的。不过,即使是对她动了真情,她也没有察觉吗?还是她因为自己是日本人而故意拒绝?对付女人是不是应该用一些温柔的手段呢?虽然从来没在女人身上费过心思,但今天,他还是决定为紫嫣破一回例。“快,开快点!我们先找一家珠宝店。”他吩咐司机。车在珠市口的懋隆珠宝店停了一下,又箭若如飞地开往城东。进了门,急匆匆上了楼。他知道,紫嫣一定是在自己的房内。自从紫嫣搬过来以后,他就给她准备了属于她自己的一个房间,除了晚上睡觉他们在一个卧室和白天吃饭他们在一个餐厅外,其余的时间紫嫣都呆在自己的房内。他是特意这样做的,他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不能直截了当地占有了她,尤其他还明明知道“占有了一个女人的身体后会很轻易占领女人的心”这个日本男人都赞同的常理。“去,叫小姐到我这屋来。”他吩咐下人。不一会,紫嫣来了。“看我给你买了什么?”森田武的话语特意放温和了些,取出一个紫檀木首饰盒。打开来,里面是一对珍珠耳环,又大又圆,熠熠的在室内充满了湿润的光泽。“来,我给你戴上。”“对不起,我只戴我妈留给我的。”什么叫拒人之千里的样子,看看紫嫣现在的表情就能理解。“而且,我告诉你,你别费心机了,我永远都不会对你这种人有好感的。”“紫嫣,你听我说——我知道,你嫌我是日本人,但这也不是我的错呀。这是我一出生就无法选择的事。到中国来,并非我的初衷,我不是跟你讲过,我要为我的父亲报仇吗?”“你为你的父亲报仇?笑话!你有没有想过,多少中国人没了父母兄弟姐妹妻儿?他们又该向谁去报仇?若你们日本人好好地待在自己的家园,中国也不会受这种涂炭。是的,你一出生就是日本人,这不是你的错,但是,至少你可以选择不来呀。你可以选择向你的天皇谏言呀。这样,在中国,至少会少一个刽子手,你知不知道?我再问问你,你给你父亲报仇——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向你父亲报仇吗?难道他就没有杀过中国人吗?难道他就没有杀过别人的父亲吗?这些你是知道的。他不仅杀过中国人的父亲,也杀过中国人的儿子。他不来中国又怎么会死呢?我的父母也死了,是被你们日本人炸死的。我应不应该报仇呀?我又应该向谁去报仇呀?你不要讲了,我跟你是不可能有共同语言的。我就是恨你们日本人,就是恨!“这也许是紫嫣自认识森田武以来讲话最多的一次,她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还会跟森田武这种从来就不懂得道义的刽子手讲这些道理。“既然这样,那你就恨吧,痛痛快快地恨吧!但是,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不管你怎样恨我,你都是我的,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戴上,把耳环戴上,否则,我就再下令杀几个中国人给你看看!”因失态,森田武的手险些攥不住盒子。“流氓!畜生!你以为你这样做就能让我屈服吗?我是可以屈服,但这是违心的。我戴这个耳环可以,但是,你听清楚——我是在为我的同胞戴,不是在为了愉悦你而戴,你不配!你的耳环可以穿透我的耳朵,但是,它永远穿透不了我的铜墙铁壁一样的中国心。”“好,好,你有种,我就喜欢像你这样有种的女人——”森田武气极反笑,“你是不是什么都可以为你的同胞做呀?”“是!”紫嫣扬起了头,答得坚强有力。“好,我问你,你上次求我救了你的老相好利明,就在今天,我杀了北平地下党最核心的间谍——琴棋书画当中的琴,如果你早知道了,你又能怎样救他呀?还出卖自己吗?”“只要能救得了他,我愿意出卖自己一万次!”紫嫣愤怒的脸上已没有了血色。“好——好——”森田武指着紫嫣,像是在指着一个怪物,他大喊了一声:“来人呀,将她给我拉出去送到军营!”“是——”外面的人应声而入。“倭寇,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断、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走过来两个卫兵,一左一右钳住了紫嫣的胳膊。看着像拖墩布一样被拖出去的紫嫣,“你,你,住手——”森田武又喝止了手下。“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两个人一撒手,紫嫣像片落叶一样飘落到地。森田武半蹲下将她拉进怀中,看着紫嫣因气愤到了极点而落下的泪珠,嗓音有些哽咽地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的心?我不是真心想这样做的,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紫嫣的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前一天,林依和叶智久来了。林依说她和林达走了以后在家寂寞死了,每天只有缠着叶智久或者自己一个人在家呆着。现在外面太乱了,每天都有死人等等。紫嫣什么话也没有讲,只是林依讲到柯珂死了的事,紫嫣的面部才有了点表情。“知道吗,听森田武说,琴死了。”当着叶智久这个大汉奸的面,紫嫣一点也不顾忌地惋惜。“琴?”林依有点没听明白。“唉,就是北平地下党的核心间谍琴棋书画当中的琴呀!”“是吗?那就是说,这回全城就没有地下党了,每天再也不会有人被抓啦?”林依说。叶智久在一旁没有表情。“这要去问你的叶大队长呀!”紫嫣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紫嫣渐渐地厌恶起叶智久的。以前的叶智久不是这个样子。认识叶智久还是紫嫣上中学的时候。那一天,她刚刚放学回家,在客厅里看到表哥和一个男生有说有笑好不开心,她走过去,就认识了叶智久,一个当时穿着粗布蓝褂家境颇为困窘的男生。那时的叶智久不善言语表达,他每天都会在紫嫣放学的路上等候紫嫣,却从来没有对紫嫣表示过什么。紫嫣就是被他的这种独特气质所迷惑,以至于以为自己当时有些疯狂地迷恋上了他。凡是长着眼睛的人,也能看得出来叶智久对紫嫣的关爱。很可惜,好景不长,日本军攻占了卢沟桥之后,叶智久变了,变得既贪财又龌龊。先是他加入了警卫队,后来随着日本军在北平势力的不断扩大,他也升了官,有了代步的小汽车,搬进了洋房。人一旦为了利欲而抛弃本性时,他内心深处的情感就会像一瓶开了盖的酒一样慢慢地挥洒得清淡了。他开始疏离紫嫣了,身边也开始有了成群的女人,而且,有女人的时间几乎都是在酒吧、妓院里,只是偶尔碰到紫嫣的时候,他才会像被针刺了一下似的想起了以前,想起了他以前好像还有一段所谓纯真的初恋。紫嫣从小就是个有思想有个性的女孩,上了大学后,她就更被进步学生所影响,整天沉迷于爱家先要爱国,有国才能有家的思想当中,根本就无法接受一个为了自我,为了利欲而降伏于外来侵略者的人。叶智久心里明白,他们之间早已没了可能。更何况,现在,她已是森田武大佐的人了。叶智久这旁听了紫嫣的话,打了一个哈哈:“紫嫣小姐,不,应该称您为森田夫人,我——”“叶智久,如果你再敢胡说八道,就别怪我不顾及我表妹的面子轰你出去!”“好好好,大小姐——紫嫣大小姐,我不说了,我不说了。我可不敢惹您。您刚才说什么来着——北平还会不会抓人?这个问题不是我能回答的。这要问最高司令官森田武大佐,只要他一天不下令停止抓人,我一天就不能停下来,这也是为了维护北平老百姓的安定和平呀!”“叶——智——久!”紫嫣从椅子上离起身,说:“现在你可以走了,我不想再见到你!”紫嫣又将眼光转向林依:“表妹,你如果总跟这条狗在一起,也不用再见我了,我们姐妹的恩情到此为止。两位请吧!”“表姐,你——”林依的脸涨得通红。“不用说了。你走吧!”昨天,就这样,紫嫣将他们两个人赶了出去。森田武还没有回来。此时,紫嫣独自一人半依半卧在床塌上,盯着天花板回想着昨天的情景,她叹了一口气,是为了表妹林依叹的,为了她对叶智久的感情而喟然长叹。自己是父母的独生子,没有其他兄弟姐妹,自小就与表哥表妹像亲兄弟一样相处甚欢,在父母去世以后,搬到表哥家来住,更是凭空地增添了一份一家人的味道。虽然母亲和姨妈——也就是表哥的母亲一直希望她和表哥能结成秦晋之好,表哥也一直对自己充满了贾宝玉对林黛玉式的情感,可是因为一封信她结识了Michael后,芳心就再也装不下其他人了,哪怕是与自己青梅竹马的表哥。由此,她又想到了Michael.现今自己这样的情形,已是对Michael造成了既成事实的背叛。如果仅是因为身在曹营的背叛还可以原谅,但想到自己也许会出现在某一天真的被森田武死缠烂打的执着打动真心的可能才是最可怕的背叛。这个背叛不仅仅是对Michael的,更是对父母的,对国家的。而且,这种背叛不是没有缝隙可钻的。想想森田武第一次与自己目光相对的情形,想想自己在谭家菜馆里看到他时的窃喜,想想在树林里自己像小猫一样依偎在他的怀中,想想他每次对自己毫不掩饰流露出的关爱的神情,如果单单作为一个女人来讲,是没有理由不陷入其中的,如果,如果他不是日本人该有多好。紫嫣想到这里,不禁又叹了口气。她撑起腰身,下了地,推门向外,想走到阳台去散散心。多久没有去阳台了,她好像记得是在搬进森田武家就没有去过阳台,那是她的耻辱地,是她对自己、对Michael背叛的深渊。今天,她心情格外不好,心情的不好的人大抵是不会去好心情的地方的。拐过这个走廊,再穿过一个小花圃,上几级台阶,就快到阳台了。紫嫣低头百无聊赖地行进着,忽然,她感觉眼前月光斜射过来的光影下有像蝙蝠一样的衣袂飘飘。是谁?这三楼向来是没有人的。除了有时森田武叫下人来唤自己,和白天的时候有下人和花匠来打扫卫生料理花草,晚上是绝对没有其他人的。她匆匆地前行了几步,这个身影太熟悉了,她喊了声:“表哥——”旋即又捂住了嘴巴,生恐会被其他人听见。“是我,表妹——”那个人影听到呼唤,停顿了一下,来到近前。紫嫣一把将他拉到花坛的花架影背处,东张西望确定没人看到、听到他们,才长长地吁了口气,说:“表哥,你怎么来了?你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也不事先通知我一声?”“你看你,问了这么多问题,你叫表哥先回答你哪个呀?”林达苍白的脸在月光的照射下像他纤细的唇片一样微微有些发红。“表哥,你胆子也太大了吧?这里现在已不是李平的府上,而是日本鬼子的家,你要找我可以通知我,你这样被森田武发现是很危险的。”“表妹,我真的很想念你,跟我一起走吧,不要再留在这里了,我将你送到南方。你留在这里才危险呢。我怎么能看着你羊入虎口呢?”“别说这些了,表哥,我是不会跟你走的。我答应过森田武,我是自愿留下来的。”紫嫣的眼圈有些潮湿,她怎么可能跟表哥走呢?她有什么脸跟表哥走呢?“表妹,别说违心的话,我知道你受委屈了,跟表哥走吧!今天,我是特意在带你走的。”“先不说这些了,表哥,姨妈和姨夫还很好吧?”“他们呀,很好很好,他们还时常问起你来,很牵挂你的。”“你是刚刚回来吗?”“是呀,我还没回家呢,先来找你。”“表哥,你又瘦了。”紫嫣用手抚了抚林达的脸,心一酸,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表妹,别哭,我真的要带你走,别再拒绝了好吗?”林达将紫嫣揽在了怀里。是什么使表妹变成了这样?自己一人默默地承受着本不应该她一人承受的痛苦,林达心如刀割。他看着紫嫣倒在他怀中的乌黑的头发,定了定必须带她走的意念,抬起了头。蓦地,他愣住了。有一个人站在他和紫嫣的不远处,因为月光投射的角度,看不清他的面目,只隐隐地感到从他身上折射出来的酷酷杀气。林达将紫嫣搂得更紧了,而紫嫣这时也感觉到了异样,她挣扎地从林达的臂膀中扭转过头,惊呆了。“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个人发话了,他这话是对紫嫣说的,他的声音带了些因激动而产生的撕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森田武点燃了一支雪茄,将火柴轻悠悠地抛到地上,紫嫣发现他拿着雪茄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她的心蓦地收紧了。紫嫣推开了林达,回转过身说:“森田武,你听我说——”“够了,我不想听!我要你过来,现在!”“不要,紫嫣!”林达重又将手伸出去,想再次搂住紫嫣,就在他的手臂离紫嫣距离有1公分时,紫嫣的身子开始向前移动了。“紫嫣——”林达追了过来。迎上他的是森田武。森田武拿着雪茄的左手一把拽住林达的衣领,右手抬起来就是一拳。“森田武你住手!”紫嫣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森田武的手上。“森田武你听我说——”“你给我靠边!”森田武一甩手,紫嫣像失线的风筝一样,坠落到了地上。“紫嫣——”扑上去的是两个男人。“森田武,我求你不要这样,他是我表哥!”扶起紫嫣的是森田武。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的面前称呼他的名字。她是倒在森田武的怀中费力地说出这番话的。“是你表哥又怎样?我告诉过你,你是我的,我不能容忍任何男人碰你,尤其是你表哥。”“紫嫣,你不要求他,我就是来带你走的。我不能让你再这样委屈自己,跟我走,紫嫣!”文弱的林达站在森田武面前岿然不动,他的整个姿势都在向森田武和紫嫣传递着巨大的坚定信念。“表哥,你走吧,你走吧,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你走吧!”紫嫣的眼泪一串一串的,像念珠一样,后面的不断追寻着前面的前赴后继地从紫嫣的眼睑处迸出。“紫嫣,我知道你说的不是真心话,你是怕他,是不是?别怕,既然我来找你,我就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带你走的!”看着流泪的紫嫣,林达伸出了手。“林达,你真的不想活了?”森田武的脸铁青。“你可以开枪打死我,开枪呀,你不是有枪吗?”“这不公平,因为,你没有枪。男人之间的事,不用枪也可以解决。”“那你动手吧,我愿意为紫嫣献出一切,即使是这样,我还是会懊悔自己来晚了。”此言一出,连紫嫣都大为惊骇,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表哥如此坚强。“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仅知道我在说什么,还知道我在做什么!”“太好了,终于有人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的女人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多在乎她了。”森田武怒吼了一声,放开了紫嫣,开始对林达动手。只28秒的时间,森田武就手脚并用连打带踹的将林达逼到了阳台边上。紫嫣从后面追了过来,她怎么也赶不上森田武的速度,她又一次扑倒在了地上,“森田武——”森田武的怒火已经燃烧了他的身心,他哪里还听得到紫嫣的呼唤,此刻的他再也不能忍受这种作为男人无法忍受的挑衅。他像举一个沉重的包袱一样,将林达举过了头顶,从黑漆漆的阳台上丢了下去。“表——哥——”震天的呼唤有什么作用?难道说这样的呼唤真的就能留驻表哥的向下坠落的身躯?‘满映’的招待会日本对中国派出的侵略队伍不仅有森田武代表的正规的派遣军、中岛代表的日本民间特务组织黑龙会,还有负责向中国人民灌输“日满亲善”观念的满洲映画协会。满洲映画协会简称叫满映,头目是一个中文叫山家亨的40岁左右的风流男人。山家亨因早年曾与大名鼎鼎的汉奸川岛芳子是一对恋人而在中、日军队中闻名。他现在的职责是负责指派下属在中国组织若干演员进行以“日满亲善”为主题的反动宣传。紫嫣早先听曾在翊教女中读书的一个同学提起过比她大几级的有个名为李香兰的就是山家亨一手捧红的明星。紫嫣对她没什么印象,也许在学校中就没怎么碰过面。以她现在的亲日身份,紫嫣就更没心思去见她了。有的时候,你想见的人偏偏见不到,例如利明,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个音信,虽然他曾到森田府上找过紫嫣,但紫嫣由于心情的问题,没有见他。紫嫣也没有往他家里打电话,她明白柯珂出事后利明的困境,她不想再给他增添麻烦。有的时候,你不想见的人偏偏有人想让你见他,而且还会强迫你见他。例如李香兰,作为对日本人的一切有着无比憎恨的紫嫣根本就不屑于见到她,而森田武却非强迫她做她不愿意的事。傍晚森田武美滋滋地回来,唤过紫嫣说:“快去换衣服,今晚我们去参加李香兰《上海之夜》的招待会。”“……”“你为什么不说话?干吗这样冷冷地看着我?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谁让你表哥偏要带走你。你知道,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事。”“……”“怎么了?女孩子不都是很喜欢看电影的吗?女孩子不都是很喜欢追星的吗?”“我没任何兴趣,而且,我也不想看汉奸的表演。”紫嫣终于开口了。“汉奸?你说李香兰是汉奸?”森田武笑了。“难道我说错了吗?任何背叛自己祖国的人都是汉奸。”“可她没背叛自己的祖国呀!”“怎么没有?听听这名字,什么《上海之夜》?现在全中国都在遭受涂炭,上海之夜能是什么样子?会是一派歌舞升平吗?还要给为此开招待会!出演这种电影的人会是什么好人?”“拜托小姐,请不要听文生意,好不好?”不知怎的森田武这两天的脾气特别好,很少对紫嫣粗暴,也许是为他将林达打下阳台的事感到多少有一点点欠缺紫嫣。“总之我没兴趣,也请你不要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甚至是憎恨的事情。”“你这人真的不可理喻。你将我对你的关心和爱护以及忍让一丝不剩的当作是垃圾一样倾弃。如果,我对你所做的一切都让你感到很厌恶的话,那你干脆就厌恶到底吧,这样我就不用悬在道德之井的半空中非上非下了。”“道德?你也懂得道德?”“道德——我现在不需要了。我只需要你服从我,听从我。这比道德重要。OK?”“混——”“骂呀,骂出来——”“我通常骂的是人,而你不值得我骂。”“好,不骂了就去换衣服吧,换我新给你订做的那身和服,带樱花的那种。”“你休想——”“你真的要违背我?那我只有一个办法——”他除了动粗还会有什么办法?最好将自己也扔到阳台下。紫嫣看着他,突然间,笑了。“感到很可笑是吗?我知道你的笑是对我的蔑视,你是在想,我能有什么办法,对不对?”森田武到酒柜边取出一支捷克水晶酒杯,倒了一点酒。“今天‘满映’的山家亨邀请我去参加这个招待会,去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每个人都有女伴,我怎么可以没有呢?如果你不去,我会有备用的选择。”说到这里,森田武停了下来,自顾自地喝起酒。紫嫣的脑子蒙了,她简直不知道森田武想跟她表达什么,或者也可以说,她根本不敢去往深了去想森田武想要表达的意思。果然,森田武又开口了。“我是在想,如果你不能去,我只能去邀请——哦,对了——我记得你有个漂亮的表妹——”“不要——”紫嫣大叫了起来,全然失掉了大家小姐一贯的风度。“我知道你会同意我的每个建议的。”没有什么再比这更快乐的事了,一个小小的伎俩,就能让总跟自己耍刁蛮的紫嫣俯首就范,森田武的笑容更深了。这一刻他认为,他已经找到了降伏紫嫣的有效办法。哪怕她只是表面上的顺从,也比自己处处处于被动地位的好。北平夏季的夜晚通常来得很慢,7点钟的时候天还是灰色的。不过,今晚的天已是全黑了,也许是跟刚刚开始下雨有些关联。紫嫣望着车窗外一串一串硕大的雨滴,感觉像是秋季熟透了的葡萄水葡萄肉坠破紫皮而疯狂地投下大地的怀抱。每一个生命到最后终有归宿的,而自己呢?她闭紧了双眼,脑海中浮现出朦胧中的Michael、利明和森田武来回交织的影像,可是奇怪的是,Michael和森田武的影像竟是出奇的相似,片刻间竟还有些重叠。怎么会是这样?她吃惊地张大了眼睛,再也不敢阖上。以前被称为“开明戏院”的开明影剧院位于闹市区珠市口。这是一座钢筋水泥建造的外表铺了水磨石的仿西洋样式的半圆形建筑。进门后先要穿过一个长5米宽3米的前厅才能到达观众席。里面分为楼上和楼下两个大区,设置了容纳800个座位。放映的地方与舞台一样,外面是黑色丝绒大幕,里面是月白色的可以播放电影的幕布,既能演戏,也能放映,是北平最豪华的影剧院。紫嫣穿了一身桃色的和服,和服上绣满了大朵的樱花。她不可能不穿的,因为她真的怕森田武因此而去骚扰她表妹,森田武是个什么都做得出来野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