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秘密追踪 动人的转校生 胭脂

1坑人的辣椒爱好不能不说,即使在太阳学校和月光中学的建校史上,武逍遥都会以”最富有的学生”留下一笔记录。小到塞耳朵眼儿里玩的MP3,大到上下翻飞的遥控飞机,武逍遥都是第一个把它们带进太阳学校的。更为夸张的是,还在他上五年级时,书包里就同时装着超薄的摩托罗拉V3型手机和有连续摄像功能的诺基亚8810手机。要知道,那两款手机当时还没上市,正在试验阶段。每到课间时分,他总是大模大样地把蓝牙耳机挂在耳朵上,虚张声势地跟老爸讲上一阵话,引来很多羡慕的眼光。同学们都不太了解武逍遥,因为他太耀眼了。太耀眼的学生一般让人畏惧。所以,武逍遥除了李玉和萧见洪之外,再没有其他的知心朋友了。对于武逍遥的招摇,武逍遥的老爸并不赞成。他是纯粹的生意人,而且还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他不懂得欺诈,也不懂得暴利,只知道努力做好一件事,肯定能得到相应的回报。在生活上面,他无所追求。不宴请重要客人的时候,宁愿在家里喝清粥吃小菜,也不愿意去豪华的饭店;不去会见重要客人的时候,宁愿走路也不愿意坐在豪华的奔驰轿车里面。可是这一切,都让武逍遥觉得特别憋屈。同学都知道他家世显赫,怎么能让人觉得他小家子气呢。所以,他常常向老爸要钱要东西,还要他派车接送他上下学。当然,这一切经常被他老爸拒绝,但总也有一两次被满足的时候。在这种跟老爸的常年拉锯战中,武逍遥淬炼成一个能沉得住气的孩子。这种沉得住气还带给武逍遥多副外在面孔。这其中有李逍遥式的,有鸣人①式的,还有红孩儿式的等等等等。他的朋友最常见的是李逍遥式和鸣人式的,很少见过他的其他面孔。武逍遥最爱去的地方是网吧。武逍遥家里原先有全套的上网设备,可老爸看他每天沉迷网上,便把设备撤走,剥夺了他上网的权利。那些痴迷网络的孩子绝没有感觉到,上网就像吃辣椒一样。辣椒吃多了嘴边会起泡。武逍遥已经上瘾了,每天不泡在辣椒罐里,浑身就痒得起泡。在肯德基里吃饱喝足之后,武逍遥揣着离裳还给他的钱,打辆车直接奔他常去的”小小网吧”。在车上他拿出手机,想跟李玉打个电话,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他想省下这点电话费,虽然只有几毛钱。①鸣人:《火影忍者》中的主人公。那个”小小网吧”是一个”小寸头”开的。明知道有文件规定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网吧,就挂羊头卖狗肉地管自己的网吧叫网络学习工作室。进入”小小网吧”就跟去迷宫差不多。它原本是一间大杂院中的几间平房,因为离门口较远,所以”小寸头”就在大杂院中砌出一个单独的走廊。既要躲避院子当中的大枣树,又要绕过别人的房子,所以,这走廊就砌得七扭八歪的,走在里面会晕头转向。”小寸头”正在最里面的一间屋调试机器,见到武逍遥进来后,他一边强装出笑脸一边仔细端详武逍遥的面部表情。在他的思维中,武逍遥毕竟出身豪门,不会欠他几百元的上网费。不过,”小寸头”有时也想不通,武逍遥为什么不能先给他上网费。他做的是小本生意,几百元够他小儿子喝两个月的牛奶。不像武逍遥,几百元刚够买他身上一条牛仔裤。武逍遥的脸上平静如常。他答应今天还清所有的上网费,他这个样子……正在”小寸头”犹豫之际,武逍遥从书包里拿出几张100元钞票,递给他。武逍遥说:”数清楚,别说我少给你了!””小寸头”笑得更厉害了。这次的笑,他绝不是装出来的。”小寸头”一张一张地摸着钞票上的盲文,足足摸了3遍。”小寸头”的眼珠转了转,忽然露出惊诧的神色。武逍遥问:”怎么了?500,一分不少!””小寸头”说:”你……你是欠我500。可是还有100块的利息呢!”武逍遥惊讶地说:”什么?不到1年就100块钱的利息?””小寸头”指着他脑门:”你也知道你欠我快1年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能不给利息呢?分期付款买房子都要给银行利息,而且银行还要拿那套房子做抵押,我都没要你抵押的东西,只象征性地少收你点利息,你知足吧!”武逍遥的身后突然闪出一个脑袋来,是李玉。李玉插话说:”敢向逍遥收利息?你吃豹子胆了吧!支起你的驴耳朵听好了,工商税务都跟逍遥他爸熟,他要是回家跟他爸说一声,你这网吧就得关门!””小寸头”的倔脾气上来了,将钱塞进兜里才说话:”他爸是天王老子也不行!我正想跟他爸讲理呢,那么有钱,干吗欠我这点小账啊?工商和税务的来就来,他们也不能拦着我收账啊!我这是网络学习工作室,到这儿来学习了,就要掏钱。欠债还钱,这是天理!”武逍遥越听越气,他没想到”小寸头”的心这么黑。他来的时候满心欢喜,以为能把多日的担心抹平。没想到事情出了岔子,碰上这么个蛮不讲理的黑心老板。武逍遥说:”我没欠过你的钱!咱俩说好的,玩到1年的时候付账。怎么能叫我欠你的呢?””小寸头”着急之下连说话都变成东北腔了:”咋的?没给钱不叫欠钱啊?咋的你这样儿倒像是我欠你的?我欠你的我给你得了!我全给你得了!我把这网吧都给你得了!我把我整个人都给你得了……”武逍遥也急了,说:”什么叫你给我啊!你这兜里的500块就是我的!你看看那钱上面还有我画的字儿呢!”说着,武逍遥就去摸”小寸头”的口袋。”小寸头”向后躲着,他一只手握住武逍遥的手,一只手按住口袋。两人不像是在抢钱,倒像是在跟敌人夺炸药包引爆器。武逍遥的铁杆哥们儿李玉也加入进来。就这样,三个人撕扯着、扭抓着,像三根炸过火的天津大麻花,拧在一起,分不开了。忽然,咣的一声巨响,把三个人都吓了一跳。紧接着是噼啪的声音,有东西一点一点地碎掉了。很多在外屋上网的学生跑过来,看到武逍遥的脚边散落着许多碎玻璃和一个空架子。原来是一台显示器掉在地上,玻璃摔没了,架子也摔变形了。李玉火气难消地跳过去,冲着碎显示器的破框子就一脚,狠狠地说:”破玩意儿!连你也敢吓唬我!”李玉说完话后走到武逍遥身边。他想叫武逍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发现武逍遥蹲下身子,抱着头,在那里痛苦地晃着脑袋。这可是武逍遥从没有过的举动!李玉有些不知所措。那一边,”小寸头”也有了反常之举。他的动作跟武逍遥一样,也蹲下去了,不过他蹲下去的是一条腿,另一条腿跪在了地上。他两只手倒没像武逍遥那样抱着脑袋,而是去抱刚刚被李玉踢过的显示器,号啕大哭起来。那哭声抑扬顿挫,丝毫不像在哀悼显示器,倒像是失去了亲生孩子一样。李玉大声地向他吼:”喂,不就是一破显示器吗?逍遥赔你就是!买个新的不过也就1500块!”像是被按动按钮一样,”小寸头”马上停止哭。接口说:”那好,那就让他赔!他今天就得赔!”腾的一下,武逍遥站起身子,走到”小寸头”面前。两个人对视着,好像都要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出能真正解决这件事的办法。许久之后,”小寸头”将眼神移开了。这是因为”小寸头”的眼睛逐渐被一种可怕的东西侵袭了,那种可怕的东西来自于武逍遥的内心世界。这孩子的眼睛冷到让人打寒战!见”小寸头”不再跟他对视了,武逍遥跷起脚尖钩了钩显示器,看到上面的牌子。是Sony牌的。武逍遥说:”我赔你!但今天不行!你要给我点时间,我的信用卡丢了。我爸也没在家,去了国外。等我把卡补上。还有你说的利息,我一块给你。我从不占人家便宜,也不欺负人家!你是做小本生意的,没法跟我这样的人相比。不过你给我记住了,这只是你跟我之间的事,让我老爸知道了,我担保你一分钱都拿不到!””小寸头”不住地点着头。他那个破显示器本来就修不好了,现在有人肯出新机器的钱来赔他,他打算晚上躺到床上时,用大被子蒙住头,痛痛快快笑一场。从小小网吧出来之后,武逍遥没有跟李玉走在一起。李玉本指望晚上跟着武逍遥到烧烤店大吃一顿,但武逍遥的心情一不好,胃口也就不好了。说不定晚上他连饭都不吃了呢!李玉想到这儿,赶紧找了个理由打道回府。武逍遥郁闷地回到家里。家里没人。以前老爸晚上经常在家的。这段时间他生意上遇到些麻烦,天天飞南飞北的,回家时间不固定了。武逍遥鞋也没脱,更没有吃饭洗澡,摘下蓝牙耳机一下子仰倒在宽大的床上。天花板上的吊灯是水晶的,垂下来许许多多透明的流苏,在夜晚的寂静中生硬而僵直,像一根根严厉的手指,纷纷戳向他。此时此刻武逍遥很想流泪,可是,他又觉得他是个男人——男儿有泪不轻弹。世上没有走不出去的迷宫,更没有攻不下的难关!天大的事情,他都可以解决!只要好好想一想,一定能想出办法!自然而然地,武逍遥又想到她!上次丢钱就赖她!如果钱没丢,怎么可能欠小小网吧的上网费?不欠上网费,怎么可能与”小寸头”发生争执?不发生争执,又怎么可能把人家的显示器弄坏?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2来访者令离裳头大了夜色已经黑到不能再黑了。雨一在离裳家门口等了10分钟后,终于被离裳让进家门。他看着离裳脸上的阴晴不定,知道她正盘算怎么才能躲避过自己的盘问。雨一轻松地笑笑,他想将这种笑意传染给离裳,因为他根本没想过当面质问她放学后的这几个小时去做什么了。径直走到洗手间里拿出一条湿毛巾,雨一又走向冰箱。离裳在一旁感到莫名其妙,只得默默地看着雨一。雨一从冰箱的冷冻抽屉里取出几个冰块,放到一个塑料袋中。”有锤子吗?”雨一这才说话。”我给你找找!”离裳在家没干过什么活儿,根本不知道这些工具放在哪儿。她东翻西找的,把几个抽屉都拉开了。”不用了!”雨一说完这话,拎起塑料袋就向地上摔去。哗哗几下,塑料袋中的冰块就成冰碴儿了。雨一将冰碴儿倒进湿毛巾中,不由分说地按住离裳的脑袋,就往她脸上贴。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令离裳没办法挣扎。她好不容易把嘴咧开一条缝,问雨一:”干……吗?”雨一说:”看不见脸上流泪以后的红印吗?明天这个样子上学,肯定会被同学说三道四。现在外面虽然不冷,可是起风了。风吹过流眼泪的脸,脸会皱的。”离裳哽咽地望向雨一。她心中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已经不用能言语来表达了。雨一被看得有些羞涩,笑笑说:”跟我妈去美容院时,听美容院阿姨讲的。闭上眼睛吧,我帮你弄好。你要是觉得枯燥,我就给你讲故事吧!”离裳乖乖地闭上眼睛,听雨一给她讲了一个”火天车”①的故①火天车:(音读huǒtiānjū)是一套青少年玄幻系列作品的名字。该丛书作者的名字为火天车。”火天车”里的梨裳会说鸟兽之语,还能听花草虫吟。她有一头飘逸的黑发,特殊能量全聚集在发丝上。只要她甩动发丝,她的队友无论有什么伤痛,都能被她的瞬间治疗术立即治好。听到这儿,离裳兴奋地睁开眼睛。她跟雨一说:”我还没长大呢,长大了我也会瞬间治疗术!那时就可以救你了!”雨一说:”算了吧,你!火天车里的梨裳比你大不了多少。人家可不像你,一天到晚不思进取!就你这样,怎么当医生啊?”离裳说:”我怎么不思进取了?你学习比我好点就牛得找不着北啊?有一天我一定把你甩到天边上去!到那时,你就再也不敢小看我了!说不定,你还得叫我一声’离老师’、’离教授’呢!”总算办完了那件事,离裳此时的心情格外爽快。她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眼神发亮,好像真的看到自己站到讲台上,台底下坐着雨一等一大班她的学生。雨一将冰毛巾使劲往她脸上按了按,说:”是,离教授!谁被你教谁一定会瘦!西山上的牛你都懒得吹了,这次改去吹孙悟空的拜把子大哥牛魔王了!你说牛魔王要被你吹死了,红孩儿会不会来找你算账啊?”离裳咯咯地乐起来了。雨一说:”嘴别动!留着那点气见到红孩儿再接着牛!也让我看看,两个小牛撞一起,谁牛得最厉害!”离裳的眼睛有些湿润了。那么多年了,表表哥依然没变,他总是在自己不高兴的时候哄着自己,可自己却……离裳不好意思地问:”表表哥,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雨一说:”别把你自己看得那么神通广大!我怎么可能轻易让你把气管插进我肚子里来呢?我还想气你呢!只是气管老被你拿着,不给我!告诉我,你怎么才会生我的气?”离裳想了一想,说:”有一天,你不关心我了,你也不理我了,我就会生气!而且,还是生大气!”雨一假装害怕,停止了手中的动作,问:”什么叫生大气啊?”离裳又想了想,说:”生大气就是像火天车里的梨裳一样,飞起头发,把你的脖子给勒住……””啊?”雨一张大嘴,恐怖地问,”把我给勒死啊?”离裳说:”不是!不是!勒住你的脖子,用瞬间治疗术把你的脸给整整容,整得像180岁,老得不能再老,看你还能不能再气我!”雨一说:”最毒妇人心啊!”离裳抬起手使劲地打了他一下:”你才是最毒妇人心呢!”雨一正正脸色说:”这可不能开玩笑!我是男人!马上就能拿身份证的男人!下次别说我是妇人,这我可不爱听!”离裳撅起嘴哼了一下,说:”重男轻女!”雨一移开手中的毛巾,端详了一下,说:”好了!你脸上的红印下去了!我给你做吃的,你先在这儿复习功课吧!”说着,雨一就拿着毛巾走进厨房。离裳连忙叫他:”厨房里没什么吃的了!我妈在前面楼里的餐厅给我订了餐,你和我一块儿到那儿吃吧!你也累半天了!”雨一没听她的,自顾自走进厨房,说:”这不是有两包方便面吗?我最会煮方便面了。我再找找有没有鸡蛋!”离裳冲到厨房门口说:”我知道在哪儿!在冰箱的保鲜盒里……”雨一举着两包方便面,用身体堵住门,说:”你给我去复习功课!这是你的禁区!”离裳笑笑,说:”霸道都不会找地儿!这可是我家哎!我的地盘,我做主!”雨一一改往日的温柔和彬彬有礼,拉扯她的头发说:”那我是哪家的啊?中国是大家,咱们的是小家。现在你小我大,就得由我做主!去!”离裳猛地给他一拳,笑着跑开了。雨一傻傻地愣在那儿,捂着被离裳击中的肩膀,半天没回过神来。约摸过了一刻钟的光景,他宽慰地露出笑容。她终于恢复了原来的可爱模样!这,才是他想见到的离裳!不管什么原因,离裳心情好了,他雨一就不用再担心了!过几天,他就可以回去了。回到他所在的城市,回到他喜欢的那个最最优秀的学校!雨一在锅里放上水,点燃煤气……外屋的离裳果真很听雨一的话,从书包里取出课本,认真地朗读起来。今天,也许是一年半以来最快乐的时光了!离裳边念书边想。厨房里,雨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锅。他是煮过3次方便面,但那是太久以前的事儿了,所以他不敢有半点马虎。水终于烧开了……正当离裳的眼睛跟书本上的字勾得很紧很紧时,电话铃忽然响了。离裳习惯性地颤抖了一下身子。每当妈妈不在的时候,电话铃总会响起。都是那可恶的武逍遥打来的。这次,会不会又是他?应该不会!欠他的钱刚才都还完了,他还找她干吗?可是,不是他又会是谁呢?不可能是妈妈!妈妈每天早晨给她打电话,一来是叫早,二来是关心她!雨一从厨房里伸出半拉脑袋,大声地问:”电话响了,你怎么不接啊?”离裳心里更害怕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决不能让雨一知道。所以,她赶快说:”不知道是谁打的!我妈不让我接!”雨一从厨房里走出来,说:”那我替你接!”离裳扔下书本就去抓雨一的衣角:”我妈说了不让接!连我妈的话你都敢不听?”雨一笑了,说:”真没看出来啊,你还这么听你妈的话!好了,不接就不接!”离裳的手松开雨一。雨一向厨房转身的时候,忽然像陀螺一样打了个旋,他伸手抓向电话。嘴里还说:”我还是接一个吧!””不要!”离裳奋力扑向他,力气大得竟然将雨一的身体撞向墙边。雨一哎哟一声捂住肩膀。离裳的神色此时完全可以用”急如风火”来形容:”你干吗那么不听话,表表哥!是不是我妈不在,你就欺负我啊!”雨一龇牙咧嘴地说:”你看我疼得这样,谁相信是我欺负你啊!看你着急的样儿,好像这电话里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什么不可告人啦?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啦?你既然不相信我,从今以后就不要理我啦!”说着说着,离裳真的生气了。雨一连忙将课本放到她手中,说:”小心眼儿!再看一遍就默写吧!我不招你了……”这时,锅里的水已经烧得只剩下一个硬币那么薄了。雨一忙着加水、把方便面袋撕开、把调料包剪开……离裳硬生生地将眼睛固定在课文上,好像只要这样,就能将刚才那个恐怖的电话忘掉。可是,就在她死死地验证这个方法时,意外又发生了。像那个胆战心惊、昏过去了的夜晚一样,门又有人在使劲地敲了。离裳急促地喘着气,看向厨房。她很后悔刚才没在表表哥进厨房之后,把门关上。总不能再对他说,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不让给别人开门了吧!门上有”猫眼”,他肯定会看一看的。为了不发出半点声响,离裳按住椅子悄悄站起身,蹑手蹑脚地向厨房走去。厨房的门是向里开的,她要伸手进去攥住门把手才能将门拉上。离裳的眼睛盯着不停发出声响的门,将手伸进厨房。还没等她摸到门,她的手已经被另一只手捉住。雨一笑吟吟地站到厨房门口看她。雨一问:”你又害怕了吧?别那么胆小,谁敲门也不用怕,这儿有我呢!”离裳吓得脸一下煞白。她连连摆手,怕雨一的声音惊动门外的人。雨一拽拽她的头发,说:”你的胆儿也太小了!为了给你壮胆,我今天拉着你一起去开门。管他是谁呢,咱都不怕!”没其他的办法了,离裳只得猛劲把雨一向厨房里推。她说:”我觉得是哪个同学来找我了,不能让他们看到你!”雨一嘻嘻地笑了:”这个理由还真能说服我!”离裳说:”那你躲在这里别出声啊!我不叫你你不能出来!”雨一无奈地点点头。离裳刚要拉上门,忽然又想起不妥。厨房的门离门口太近,万一雨一听到她和武逍遥的对话……武逍遥的嗓门有时候比喇叭还大!离裳将雨一拉出厨房,说:”你还是藏到柜子里!”接着,不由分说地将雨一推进宽大的壁柜。在走向门口的时候,离裳已经打定主意,不让武逍遥进门。有什么话就在门外说,况且,她和他之间已没瓜葛。拉开门后,离裳张大了嘴巴。还没等她叫出名字来,雨一已经从壁柜的门缝后看到来人。离裳轻轻拍了一下脑门,埋怨自己的弱智。门外站的是宝怡。同来的还有她妈。喊了一声阿姨后,离裳将宝怡和宝怡的老妈让到客厅。宝怡还没坐下就嚷嚷起来:”叫了那么半天,你在这屋里嘀咕什么呢,也不开门!””嘀咕?”离裳赶紧否认,”我没嘀咕啊!噢,你听到的声音是电视里的。我刚开着电视呢!”离裳的解释充分显示了她的心虚,这让雨一在柜子里捂着嘴偷乐了一下。宝怡不相信地看看她,说:”不会吧!我怎么听到雨一的声音了?”说着,宝怡向离裳的桌子上看去。离裳的桌子上摆着两瓶可乐。那是刚才雨一在楼下等她时买的。快喝完的是雨一的,还没有开盖的是离裳的。离裳慌乱地拿过可乐递给宝怡,可看到宝怡的妈妈时,她又将可乐半道转递给宝怡的老妈:”阿姨您喝!就这一瓶了!那瓶……那瓶我刚才喝了!”宝怡的老妈微笑着接过可乐,但没喝,放在茶几上,说:”离裳啊,你妈又出差了?你一个人在家你妈也真放得下心!这年头坏人随时都可能出现,你可要小心啊!你看,宝怡这么晚要来还你东西,我就放心不下,跟着来了!”说话间,宝怡的老妈眼珠子像侦探一样在屋内来回扫视。离裳说:”谢谢您,阿姨!”离裳看向宝怡的神色有些诧异,”宝怡,我有东西落你那儿吗?”宝怡从本里取出一张折了两折的画纸,递给离裳。”3班同学都拿着这画笑呢!我路过他们班门口时,听他们在笑话你画得很差!他们班王立说,这画是从你书包里掉出来的。你跑得太急了,他没叫住你!我向他们要了过来。一开始他们不给,我说要找老师他们才给我。你的东西必须要还给你。虽然他们说你画得不好,但我想你肯定很喜欢。毕竟这是你亲手画的,对吗?”离裳的脸色变得比刚才更煞白了。这画就是雨一的,被她藏进书包里。不知道怎么会掉出来了。幸亏幸亏,雨一的名字被自己早早给撕下了!要不然……宝怡的老妈在旁边插话:”我们家宝怡是个急性子!我让她明天早上给你带学校去她都不干,偏要晚上给你送来。她说你丢了画一定很着急,也许一晚上都睡不着觉。我觉得你和她都应该多花点心思在学习上!你说你,梨子,以前学习那么好,怎么就变差了呢?跑到我家宝宝后面了?唉!这也不能怪你,又要学习,又要照顾自己的生活,还没有爸爸,你那个妈妈啊,要我说,太不称职了……”宝怡的老妈开始数落起离裳的老妈来。离裳趁着她唠叨之际,偏过头望向身后的壁柜。其实离裳的心思一直在壁柜那儿。她既怕壁柜里的雨一被宝怡她们发现,又怕雨一在壁柜里闷着。这一望之下离裳大吃一惊。壁柜的门开了。雨一正在跟她挥手比画着什么。她连忙把脸转向宝怡的老妈,假装认真地听训,还像模像样地点着头。在身后,她却使劲地摇摆着手,让雨一在壁柜中藏好身。宝怡的老妈还在继续唠叨:”梨子啊,你记住阿姨的话,学习第一,其他的都不重要。像这种画,留着到假期去画。浪费那么多时间在这上面,一点用处都没有!你看你妈,当初要像我一样好好学习呢,就能当上个医生而绝非护士,是不是啊?”离裳看到宝怡的老妈低头看那幅画,连忙又用最快的速度转头查看雨一。雨一不仅没缩进壁柜里,还大有要闯出来的样子。他一手按着壁柜的门,一手向离裳乱晃。离裳吓得用手紧紧地按住心口,生怕自己会喊出什么。”怎么了,梨子?”宝怡的老妈担心地观察着她的脸,问,”你家是不是……我刚才看到壁柜的门里好像伸出一只手……””啊?老妈!你可不要吓唬我!”宝怡先大叫起来。”没,没,没……阿姨!壁柜里面什么都没有。您,您一定是看错了!”离裳快速地挡住去壁柜的路。”我是真的担心你!就你一个人在家,危险很容易找上你!”宝怡的老妈说。”妈!您就别再吓梨子了!她晚上会做噩梦的!”宝怡说。”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梨子啊,早点睡,把门锁好!”宝怡的老妈从沙发上站起身了。离裳为了掩饰焦急的神色,将画纸抓在手里,连连谢过宝怡和宝怡的妈妈,送她们出门。走到门口时,宝怡的老妈忽然站住,又向屋内走来。她抽了抽鼻子,问:”梨子,什么东西糊了吧?”离裳这才想起厨房里火上还坐着锅呢。她马上冲进厨房。锅已刺刺地冒出浓烟,锅底正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那颜色红得就像已经着了火似的……离裳想将锅端下来,可是她忘记锅太烫了,一不小心,不仅把锅摔到地上,还烫伤了手。还是宝怡她妈经验老到,她拉开离裳,也没理会掉在地上的锅,而是将天然气的总阀门拧紧了。送走宝怡和宝怡的老妈,离裳拉开门返回屋。她一边嘘着红肿的手,一边向壁柜门那儿巡视雨一。雨一早进厨房了,在那儿收拾呢。见到离裳进来,雨一赶紧站起身来,拉过她的手,为她涂上獾油。离裳委屈地哭了。雨一说:”我跟你比画,是说厨房还煮着方便面,你就是白内障加青光眼!我真拿你没办法,脑子有时比猪八戒他二姨还慢!”离裳为了不让雨一着急,忍住泪,努力放松口气说:”猪八戒他二姨是谁啊?我怎么没听过?”雨一说:”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但我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她是怎么死的?”雨一说:”笨死的!”离裳又哭了。她说:”人家这么疼,你还逗人家!”雨一忙说:”我再不逗你,你就会像猪八戒他三姨一样。你知道他三姨是怎么死的吗?是落泪落死的!”离裳挥起受伤的手使劲打他:”你还说!你还说!”雨一没再闪躲,而是挺了胸膛让她打。雨一说:”我的身体你可以随便打,只是别把你的手打坏了。今天你还有默写没写呢。方便面也吃不成了,我下楼去给你买吃的吧!”临出门时,雨一想起还没拿钱。他去拿书包,看到茶几上的画纸。雨一刚想拿起来,就被旁边的离裳抢到手里。离裳说:”不能看!我……我饿了,你打算饿死我啊!我虽然不知道猪八戒他二姨和三姨是怎么死的,但我知道他四姨是饿死的!”说实话,雨一特想将画纸夺到手里看看。在壁柜里他悄悄打开门时,隐隐约约已经看到宝怡送来的画特像他画的。不过,他强忍住了。因为真相有时会像一把利剑,在刺伤别人的同时,也把自己刺伤。这是他老爸讲的道理。那时他还小,现在他终于理解了。决定放弃知道真相后,雨一拿了钱下楼。有一家大排档在离裳家不远处。雨一到那儿点了两份炒米饭和两份鱼块。等待的时候,他看到宝怡和她老妈从隔壁的超市走出来。她妈拎着一大袋食品,边走边跟宝怡说话。宝怡她妈说:”梨子家刚才绝对有其他人。厨房里的台子上有两个方便面空袋。你妈是当记者的,记者最讲究观察力了。这点你要跟老妈学。”宝怡说:”肯定是雨一!我敢保证,我刚听到的声音就是雨一的。明天我就告诉老师!”两个人边说话边走过去。雨一就隐身在桌子后面。这下完了,明天刘老师铁定要找他了。因为今天刘老师让他下课后到办公室,他就没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