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怜想说

亚搏体育,如果简要地用一句话说明恩怜刚刚过去的几天,可以这样写:周六打电话;周日打电话;周一收拾新工作室并赌气地没打电话;周二收拾新工作室加怀着一线希望打电话。按照恩怜和蔡灵的设计,新工作室在周二的中午全部装饰完毕。这其中有文佩很大的功劳,恩怜坐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连连对文佩说了好几声谢谢。文佩蹲在她的面前,像喂养一只小鸽子一样地看着她,浑身洋溢着浓浓的满足和幸福。蔡灵正在擦拭她的桌子,她一遍又一遍的,已经将桌子擦至油亮。她爸爸家具厂送来的书架兼衣架就在她桌子旁,她说擦完桌子再擦它不迟。文佩告诉恩怜,晚上他有个重要的会议,不能陪她了,所以让她早点回家。说完文佩还不好意思地补充了一下,说是第二天晚上再为她庆功。就在文佩站起来要告别的时候,恩怜的电话响了。她懒洋洋地从地上起来,一旁的蔡灵将手机递给她。其实恩怜听到电话铃的第一个音符时,就已在想会是橘上打来的了。但是当恩怜看到显示屏上的号码时,还是紧张得胸口起起伏伏的。是他打来的,真的是他!他总算回电话了!这次恩怜已经来不及偷看文佩的脸色,而是直接奔出了屋。本来她想等站稳了再按下接听键,可她太紧张了,无意中已在奔跑时将接听键按下。“……喂,你好!”恩怜一下愣住。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女声,轻轻柔柔的,很好听。“……哦,你好,请问……”恩怜结结巴巴地说。“哦,我想问一下刚才是不是您拨过这个手机?”对方说。“啊,我想我拨错了。”恩怜回答。“我是艾先生的秘书,请问是不是您在找艾先生?他在开会。”“哦!”恩怜长舒了一口气,并将手机换到另一边耳朵旁。“请问要不要我帮您给艾先生留个话?”“哦,谢谢你,不用了。回头我再打给他吧!”恩怜说,她想即使留话了他也未必能打给她。那么多天了,他不是都没接过吗?紧接着,恩怜又想起了什么,赶紧冲话筒说:“对了,小姐,请问艾先生什么时候开完会?或者是说我什么再打给他比较好?”“他晚上7点开完会,因为这之中包括了一次晚宴。如果您打给他,我个人认为7点半比较合适。那时他会在回家的路上。”“哦,谢谢啊!”恩怜说。挂上电话后,恩怜看了一眼表。指针正指向4点半。离7点半还有整整3个小时。要见面吗?恩怜想。当然要!不然怎么能讲清楚呢?有太多的问题,电话里是怎么也讲不明白的。恩怜慢慢地走回工作间,看到文佩后才想起刚才跑出去的动作有点孟浪。恩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算作是对文佩的歉意,文佩则深深地看向她,好像发现了她的秘密。太阳终于走了,幕布也终于被拉下,一天的节目就此结束。街边的路灯像剧院散场时的明灯,也一盏一盏地亮起,仿佛是在提醒恩怜,打电话的时间即将来临。手机里早已布满那个号码,只要手指一动,那个号码瞬间就会被发射出去,这部电话与那部电话随即会连通,一切看似简单得很。可恩怜还是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拨着,她想,惟有这样才能真的拨通,也惟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这次通话。电话终于通了,在恩怜拨出去的3秒之内,他的声音终于响起。“你好,我是橘上。请问哪位找?”他的声音很公式化,像是在接一个客户的电话。恩怜默然了。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鼻子有点酸。新工作室内黑黑的,她没有开灯。黑暗中,她已摸不清他的面容。“……你好,请讲话!”橘上又说。恩怜的眼泪一下滑落。默默地,她将电话挂断。因为她已经彻底记不得接下去她应该讲什么,也不想让他听到泪水滚过面颊的声音。电话铃响起来了,在20几平方米的房间内回荡,有点悠扬,也有点刺耳。不用看,恩怜也知道是他拨回来了。恩怜想把电话按成忙音,可一不小心竟按下了接听键。“……是你吗?我想……没有别人。是你吗?”橘上说。电话里的他说每个字时都充满了成熟的魅力。“……不相识的号码我从来不接,请别怪我。我不知道是你。”橘上接着说。口气淡淡的,一点也不像在解释或是道歉。“那你现在怎么知道是我?”恩怜猛然说。他的解释——如果刚才那叫解释的话——也太牵强了。她大声地说,以此发泄心中的不满。橘上先是轻笑了一声,然后说:“突来的灵感。我这个人很相信灵感,刚才听到电话里没人讲话,我就在想,是谁呢?谁会听到我的声音不说话呢?而且还用这个号码这么执着地拨了好几天。后来,我就想了,把我所有认识的人都想了一遍,认定是你。”恩怜问:“为什么?”橘上没有回答恩怜的问题,而是说:“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有些问题……想问你。”“那你问吧,不过,别问一些我答不上来的问题。因为我知识有限!”橘上慢悠悠地笑说。“现在……我想我还是当面问你比较好。”“我这几天很忙,没时间。例如今天,我现在还在去朋友家的路上,完了事怎么也要12点了。”“……”恩怜沉默了。她总不能追着橘上问,明天或者后天,那成什么了,她觉得她还不是那种死缠烂打之人。“要不就今天吧,你到公寓等我。管理员那儿有钥匙,我给他打个电话,你到那儿去取。”“……”恩怜依旧没表态。她在想,晚上12点到他家,要几点才能回家?明天还要举行新工作室的开业典礼呢。但是,她又实在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哦,我忘了,你是一个大家千金,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等我呢?怎么着也应该约你在我的别墅见面啊……”“你别说了。我到你公寓等你。”恩怜说。挂上电话后,恩怜从领口中取出项链,坠上挂的钥匙忽闪忽闪地悠来荡去,像是橘上在向她招手。再一次进橘上家,恩怜多多少少有点尴尬。虽然此刻屋内只她一人,她还是觉得她有些太主动了。还记得上次他去上班之前说,“当你再回来的时候,我们不是自然就会认识了吗!”的话,果真是“她再回来”也“自然认识”了。时间还早,只有8点多,恩怜推了厨房的门,想找一些吃的。她知道到人家做客的规矩,可现在她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其实橘上约她在这里见面还是对的,如果真约到他的别墅,她首先就会因看到那个中年保姆而感到不舒服。厨房里什么吃的也没有,恩怜匆匆看了一下,也没敢过分地东翻西找。靠门口的冰箱被拉开后,只看到一瓶矿泉水,看来橘上平时不回这里。恩怜想,这里也许是橘上很早的一个住所,后来他生意做大了,又买了别墅。不过他买别墅的时间也应该很久了,因为东湖别墅不是一个新开发的住宅区,里面的别墅早就名花有主。既然是惟一的一瓶矿泉水,恩怜就没动。她开始后悔为什么没在街上买点吃的,现在她的肚子已经呱呱叫了。边想着恩怜边站起身走出了门。她上次离开时曾看到公寓东边有个餐厅,她决定到那先吃饭,然后再回来等他。也幸亏恩怜是一个很随意的人,她没有忍着饥饿等橘上,否则,到晚上12点时再感到饿得不行时,作为单身女孩再出去吃饭就有点不妥了。她等啊等的终于盼到12点,可是橘上却连影儿也没现。恩怜怕爸妈打电话找她,一直没敢开机。后来她在12点半的时候拨过橘上的手机,他的手机和她的一样是关机状态。恩怜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可是,拉开门时她又停住。恩怜想,万一他一会儿回来了呢?他既然答应了她,就肯定会来找她。恩怜又走回屋子里。橘上的公寓本就不大,恩怜只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她忽然想起,趁着橘上还没有回来可以到各屋转转。上次她在其中的一间睡过,那里没什么特别,只发现一张旧照片,还惹得他发了一通脾气。想着,恩怜就开始挪动步子。她首先走向橘上的卧室,她要看看他的卧室什么样。推开门之后,恩怜愣住了。原来橘上所说的卧室竟是一张连张床都没有的工作间。里面只有一把椅子和写字台,杂杂叠叠的有一些CD和DVD,间或还有几张LD,最惹眼的当属摆放的两株栽在盆里的巴西铁木。那他那天晚上睡在哪儿了?恩怜又急忙跑到另一间屋。这一间屋更奇怪了,里面除了几台健身设备外别无他物。恩怜又回到橘上的所谓卧室。里面确实还有一个卫生间,那天晚上橘上说在里面洗浴看来也是真的。只是,恩怜对他那晚如何过的夜非常不解。是在那把椅子上吗?他为什么要骗自己说那里是他的卧室呢?他和她当时并不相识,完全没这个必要。那……想到这里,答案虽然只剩一个,恩怜却不敢继续想下去了。她怕橘上的形象在她心目中再一次温暖起来,他后来对她的态度已经让她铁定地认为他是个坏男人。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呢?为什么要骗自己说他到那屋去睡呢?他为什么不选带卫生间的房间做卧室呢?这有悖常理啊!恩怜越来越觉得他像一个谜。当恩怜对这些问题打算举手投降时,时间已到深夜2点。恩怜看看表,觉得眼皮越来越频繁地打架,她不想再撑下去了,靠在沙发上闭了眼睛。也许是公寓房间密封得不好,恩怜基本上每隔20分钟醒来一次,每次醒来她总是以为橘上回来了而四处看看,可每次都让她大失所望。这种状况一直坚持到第二天早上6点。她最后一次起身巡视每个屋时,猛然看到自己在镜子中像变了一个人。恩怜打开灯,光的刺眼程度让她险些以为自己要失明。仔细对镜时,她看到眼睑周围全是黑的,往日水灵灵的眼睛里还开了一些幼小的红花。再等下去已没任何意义。恩怜想到今天还是新设计室开张的日子,爸妈还说要去呢,所以她到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想以此缓解一下她变了样的皮肤。恩怜进卫生间时顺手拿了橘上的衬衫,她将自己的衣服放在了衣柜边,怕澎上水。因为她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再赶回家换衣服了。头天穿的衣服在一夜的蜷缩中其实早已褶皱。边洗澡时恩怜还边想,爸妈要问她这一晚上去哪儿了她该怎么说。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一个比较好的说辞。去蔡灵家肯定不能说,说不定昨晚老妈电话已经追到蔡灵家了呢。最后,关上花洒时恩怜叹了口气,只盼老天出手相帮了。胡乱地套上橘上的衬衫后,恩怜才想起她既没有拿短裤也没有拿拖鞋进来,好在橘上的衬衫比较大、长到可以盖住大腿的中部,屋内又没有人,恩怜索性大大方方地光着脚走了出去。“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一个不大的声音忽然说。瞬间的,恩怜简直晕了。当她清醒过来看清面前的状况时,橘上已和她面对面的不超过10厘米了。橘上一只手撑着浴室的门框,整个上半身正向下倾斜。他的头发有几丝纷乱,发稍的部分还掩了半行浓黑的眉毛,眉毛下面是一双闪着火苗的眼睛,正熊熊燃烧般地望着她。“啊!”的一声大叫,恩怜吓得就往浴室里退去,此刻浴室在她的眼里已成了坚不可摧的堡垒。她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喊声已冲破窗户,但还是晚了。恩怜也许只顾得闭上眼睛了,根本没看清橘上的动作,当她再睁眼时,她已被橘上结结实实地压在沙发上。橘上的嘴离她的唇只有已感受不到缝隙的距离了。挣扎恩怜是不敢,她怕她一动连衬衫都遮不住她身体,所以她怯怯的,以一种近乎可怜的目光望向他。“你……”恩怜想说“你不要这样”之类的话,可是,发出声响的只有一个“你”字,剩下的则全被他的唇给堵了回来。这,是恩怜的初吻。一行泪从恩怜的眼角湓出。她默默的,没有动,思绪已成为空白。在每个女孩的心中,初吻都被幻想过无数遍,恩怜也不例外。那次雨夜与橘上相遇后,她对初吻就更加渴望了。每当夜深的时候,或是她偶尔有个初吻的灵感时,脑海里幻化的都是橘上的影象。只是,这种方式她从未想过,也更未练习过。初吻原来竟像雨滴一样,当你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接时,它已落地。良久之后,橘上才将头微微抬起。他没有去看恩怜,而是伏在恩怜的耳边说:“别动好吗?我只想抱抱你,好好的抱抱你。”恩怜很乖,既没说话也没动,在他怀里静静偎着,只是眼泪仍在流。“在想什么呢?我是不是太坏了?”橘上的问话很轻,像怕惊扰了恩怜的一个好梦。“嗯……”橘上将恩怜放开,站起身走到窗户处。窗外的马路上人车成串,每辆车每个人都走着他们的既定路线。突然的,橘上看到红灯亮了,所有的车和骑自行车的人都停下来。而另一边则是行人匆匆的绿灯。“你……为什么?”恩怜在橘上的身后问,声音很细。从窗子的反射中橘上看到,恩怜抱着双肩,流浪儿一样地瑟瑟发抖。他知道她有好多好多的疑问,他想他能听懂她在问什么。“不为什么!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啊!你不理解吗?我所做的事,无论什么事,都因为我是个男人。女人永远无法理解男人,就像你……也许永远都无法理解我一样。”“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理解呢?”“也许……也许有一天你能理解。但是……对你来讲,理解了会比不理解还要痛苦许多。”“那我宁愿要痛苦……”“……”橘上苦笑了一下。“我知道!你因为孙芊芊……你因为已经和她在一起了,你做了无法离开她的事了,是不是?”恩怜说得很绝望,接着,她又说:“我们认识得太晚了,是不是?”“看从哪个角度讲了。有的时候太晚,有的时候又太早。”说完,橘上将头仰向天花板。从玻璃的反射中,恩怜感到他有种无奈。那种无奈顿时让恩怜的心柔软起来。她将眼神移开了,不敢去看。沉默在无形中握紧了他俩的手。他俩就这样,一个站着,一个蜷缩着,谁也不再说话了。终于,还是橘上第一个开口了。“……我们去吃早餐吧,我带你去最好的酒店。你既尊贵又娇贵,我不能委屈你!”橘上也不管恩怜是否同意,拉了她,就要向外走去。恩怜抬起一只手去拂他的胳膊,然后又不好意思地指指自己的腿。橘上说:“这不是挺好看的吗,我看你不用换了!穿上你的短裙就可以了。”“那怎么行?”恩怜被他说得吓了一跳。看到恩怜的脸色都白了,橘上有点纳闷,他用眼睛紧盯了恩怜一会儿,然后醒悟般地由上至下看了她,说:“那我到车里等你,你不要着急。”待橘上将门轻轻带上后,恩怜摊在了沙发上。她满脑子都是刚才的吻,橘上发疯也让她发疯的吻。她从来没想过,吻的后果有这样大,只一个,就已将她的心点燃。良久之后,直到橘上将电话拨上来时,她才站起身重新将衣服穿好。车子没转弯地开到三环边的希尔顿酒店,橘上说那里的煎蛋不错,要让恩怜尝尝。面对着坐下后,恩怜想起一件事。她等了等,煎蛋被端上桌以后,她才说话。“今天我的设计室开业。有个小型的开业典礼,我想邀请你。”“怎么不早说?我也好送一个大花篮啊!你爸妈给你投的资吗?有那样的爸妈就是幸福。不像我,整个一孤儿,没人理!”橘上摇摇头,假装无奈地将盘子拿到近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干嘛要依靠他们?你以为我那么没出息吗?有父母有什么好,整天不是挨说就是挨打,其实我倒想像你……”说到最后时,恩怜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头了,赶紧停住。“你会挨打挨骂吗?谁能看出来啊?宁氏企业的大千金,你认为你说这番话有人信吗?你是不是想大早晨的逗我开心啊,我先谢了。对于又爱你又疼你的爸妈,你可别说让他们听了就会背气的话啊!”橘上边说边将煎蛋捅破,六成熟的蛋黄缓缓地流出,就像被人一不小心穿破了一样。“是啊,我就知道我这样说了,你不会信。”恩怜低着头,有些黯然。那天与妈妈吵完架,她的心情一直不好,联想起那天挨打,她就更控制不住难过了。平素她没任何机会在旁人面前流露,蔡灵不行,其他同学也不行,老师那里更不行,大家都以为她每天生活得很幸福。好不容易碰上半个同病相怜的人,像找到出口的水一样,她一下子憋不住了。“别这样说,好吗?”橘上说。他伸过手去拍了拍恩怜放在桌上的手,很温和,让恩怜看到了他体贴的一面。“……你和我不同,什么东西都是现成的,我还要打拼,有许多艰难险阻都要我一个人去闯,而你有那么优秀的爸爸妈妈。如果……你有时感到有一些委屈,或是没受重视,我想,一定是因为你是个女孩子的缘故。我有个朋友跟你有一样的遭遇……”橘上继续慢条斯理地说着,丝毫没注意到恩怜已停止了动作。他接着说:“……如果你是一个男孩就好了。一般家庭都很传统,你的家也应该不例外。而且……尤其是你的家。你想过没有,你爸妈创了那么大家业,将来怎么传下去?你是个女孩,注定要嫁人,再大的天下也留不住,你爸妈当然是越想越不开心了。所以……你不要太过在意了。你要多体谅他们。”恩怜怔怔的,像是遭到极大的打击。橘上的话赛如晴天霹雳,狠狠撞击在她的头部,使她豁然明了了许多事情。恩怜想,她怎么就没想过,爸爸妈妈不喜欢她的真正理由呢?原来就因为这个。是啊,这怎么没可能呢?锦衣、御食、豪宅、威车……他们什么都不缺,只缺一个接收江山的人。谁说现在社会真正进步了?那都是假话!再进步也是伴随着人的进步,再进步也是靠传宗接代来推进。想着想起,恩怜居然想起许多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竟然件件都能用作例证。虽然橘上吃煎蛋的动作一点也不斯文,但他太帅了,所以任谁看了都不会觉得他有些做作。他喁喁低语着,脸上全是劝解之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